CTRL+D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故事传记 / 民间故事 / 状元失踪案中案

状元失踪案中案

状元失踪案中案

时间:2017-09-26 来源:大众文摘杂志社 作者: 孙明钧 64

01

大宋仁宗年间,新科状元范仲禹莫名其妙地失踪了。 

朝廷派了好几批报录的人前去范仲禹的住处通报,可是房主却说,已经好几天不见状元公了。原来范仲禹带着妻子白氏和儿子金哥,两个月前来到京城,租了住房。每日专心读书准备应考,日子过得安宁。大考之后,范仲禹一家三口说是去寻亲,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。 

包拯传来范仲禹住处的房主,查问范仲禹去何处寻亲。房主道:“小人听状元公说,他岳母家就住在京城郊外,叫做什么万安山的地方。其他的小人就一概不知了。”包大人即命张龙、赵虎带差人去万安山一带查访。

万安山在京城南郊,山深林密。张龙、赵虎带着人在山林里走了好久,一个人也没见到。忽然从对面山坳里走出两个人,抬着一个大木箱子,急匆匆地走着,还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。张龙、赵虎见他们行踪可疑,一声大喊:“站住!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那俩人听见声音,慌得扔下箱子,兔子一般地跑了。张龙等人来到箱子前,打开箱子,箱子里滚出一个人来。那人披头散发,衣襟凌乱,浑身血迹斑斑,口中兀自念着“好狗贼,还我妻儿。”见着差人,一把揪住,“你这恶奴,打得我好惨!”张龙一看,原来是一疯汉。于是命人将疯汉带上,一行人又查找了一回,最终还是一无所获,只得回府,向包大人交令。包大人听了张龙禀报,让人先安排疯汉住下,等查到状元下落后再作处置。

第二天,张龙等人正准备再去万安山查找,忽听大堂门外有人吵嚷着要告状。包大人立即升堂,两个告状人,一个细高个儿,一个身材矮壮。俩人你扯着我,我揪着你,同时紧抓着一根缰绳——一头大花驴跟在他们身后。见了包大人,两个人跪倒行礼,诉说起了告状缘由。

细高个儿名叫屈良。原籍山西,现住在京城,经营着一家兴隆木器厂。昨天,他弟弟屈申出城买木材,到今天早上还未回来。屈良不放心,因为屈申身上带着四百两银子,而且又爱喝酒,性情鲁莽,怕有什么意外。所以一大早,屈良就到城外去找。正好就看见这个矮壮汉子牵着这头大花驴进城,屈良认识这是自家弟弟屈申骑出去的驴,于是便上前一把扯住他,要他交出弟弟和银两。 

包拯问道:“你缘何认定这就是你家的驴子?”屈良道:“这只花驴已在我家养了多年,再熟悉不过了。它耳后有一处白斑,因为拉木材受过伤,一只腿还微微有些瘸。”屈良的话一点不错,差人果然在驴子耳后见到白斑。 

包拯又问矮壮汉子:“这驴子是如何到你手上的?从实招来。”

矮壮汉子名叫白雄,家住京城南郊万安山西南的八宝村,其姐姐远嫁他乡,家中只剩一老母与他相依为命,平日以捕猎砍柴为生。昨天他正在山中打猎,忽然一阵腥风刮过,只见一只斑斓猛虎,口中叼着一个小孩子,白雄来不及多想,忙抬手一箭,正中老虎后腿,那虎负痛,松下口中小孩,窜入林中不见了。白雄忙上前看那孩子,已然吓得晕了过去。幸好伤得不重,便把他带回家中,细心照料。

晚上小孩醒了过来。白母问他家住哪里,年龄多大,父母姓氏,那小孩答得很伶俐:“我名叫金哥,今年八岁,家住湖广府江夏县南安村,父亲姓范,母亲白氏。”白母吃惊地问:“你父亲是不是叫范仲禹?”金哥诧异道:“你怎知道我父亲的名字?”白母抱着金哥,潸然泪下:“我就是你的外祖母啊!”原来当年范仲禹一家也在京城居住,范仲禹迎娶白氏后不久,就举家南迁,两家渐渐断了音信,没想到今日意外相逢。 

02

包拯听到这里,心中暗自高兴,终于有了状元郎的消息了。“那范仲禹夫妇现在何处?”

白雄又说起后来的事情。原来大考一过,夫妇二人便带着金哥,骑着自家的一头毛驴,来到京城南郊,寻访岳母家。因年隔日久,一时未能找到,一家三口便在路边休息,范仲禹去找吃的,让母子二人留在原处。过不多久,林中出来一帮人,都骑着高头大马,为首的人看着白氏暗道:“想不到深山之中,竟然有这样标致的妇人。”一声令下,让人抢了白氏便走。白氏一边挣扎,一边呼叫金哥快跑。金哥便慌不择路地跑入山林之中,不想竟落入虎口,幸被白雄救下。白母听了,担心女儿、女婿,命白雄打听二人下落。白雄先来到万安山前,果见一头花驴在那儿啃草,只是不见人。便牵了驴儿进城,想打听消息。不想刚到城门前,就被这个叫屈良的人拉扯住。 

包拯问白雄:“你怎断定此乃你姐夫所骑之驴?”白雄道:“小人并不知道。但此驴正在金哥所说丢驴之处,自然认定这是姐夫家之驴。” 

听罢诉说,包拯思忖,俩人说的都是实话,此案还有许多有待查证之处。便命差人先将二人送回,查实情况,取保候审。

包拯退了堂,将张龙、赵虎叫到跟前:“你二人分头行事,一路去打听,看有哪家富豪大户抢了贫家女子的,一路去查寻无主的驴子。此驴关系重大,能否破案全在它身上。记住,查到之后,不要惊动它,跟在它后面,且看它去往何处。”二人领命而去。 

赵虎带着人正走在街上,忽见前面乱成一团。还有人喊:“这是谁家的驴子,怎么由着它在街上乱跑?”赵虎听说是驴子,忙上前查看。只见一头大黑驴,在街上旁若无人地走着。赵虎正想上前拉走驴子,忽然想起包大人的话,便带着差人跟在驴子后面,看它往哪里跑。 

那驴子不紧不慢地跑着,出了南城,径自往山林那边跑。赵虎记得,那正是往万安山的方向,心中不禁有些惊异。也不知跑出了多远,前面是一座寺院,院中正传出一阵吵闹之声。隔着院墙看过去,只见一个身材粗胖的人正揪着一个和尚大声吵叫着。赵虎一面命人跟定了驴子,一面推开院门,过去查问。 

上一篇: 武探花王召南

下一篇: 金豆

大家都在看